<em id="jvdbh"></em>

      <form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vdb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月慟仙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306章:接斬海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別:武俠仙俠 作者:九月鐵騎 本章:第306章:接斬海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只海妖嚇得一跳,直接扯斷舌頭,盡管血流不止,卻是顧不得什么,當即雙臂環抱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見大幻靈劍陡然斬擊而來,幾乎沒有一絲阻礙的將海妖軀體劈成兩半,就在三色火焰之中灰飛煙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火劍威力尚且幾分強大,寒草寇揮手之下便是呼吁而出,直奔遠處正在施法的花弄水青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弄水眼中露出兇煞之氣,揮手之時便是呼出一個海螺寶物直直飛去阻擋幾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色火焰兇猛異常,陡然一斬,依舊是輕松至極的將海螺劈成兩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花弄水卻是冷笑一聲,手里把捏一個法訣。那分半散開的海螺法器便是妖光閃耀,頓時一度自爆起來,直直冒出兇猛妖力,生生吞噬了三色火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那塊白色石板一舉沒入空中消失不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蛇椎寶物同樣緊隨而上,空中之處絲毫不見其蹤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已至此,寒草寇已經決定要結束這場斗法。當即飛快不斷的捏轉著諸多法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這時,天空一陣妖力散開,仿佛有什么東西降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踏影靴當即晃動起來,留下一片殘影,進入殘影無痕狀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了前車之鑒,寒草寇可不想再受制于人,先行進行躲避才是王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惜,人算不如天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股莫大妖力陡然浮現,有如輻照大地一般,不管寒草寇如何逃遁,均是被鎖定而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抬眼一看之時,可見一顆巴掌大的石板滴溜溜飛舞著。一個海蛟虛影恍惚飛舞于石板之內,它渾身散發一種土靈之氣,令人有種壓迫之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霎那間倍感壓力重重,一舉釋放開反雷震盾。無數三色雷電刺芒呼呼抖現,險險之下撐開這股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虎躍極跳的施展,整個軀體如同炮彈一般迸射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一來,花弄水可見寒草寇與自己不過丈許距離。不知對方使用什么手段,竟然可以仿佛瞬間移動一般跑過來。這可是十足得打破了自己所有的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人族小子功法有點邪乎,還是暫避鋒芒為好。”花弄水一頭霧水時,當即想起逃跑之意。頓時一個轉身起來就要溜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魂光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并未催動法器,也無施展其它雷炎神通。只是鈦金手套散開一層黝黑之光,整個軀體連同血無披風在內均是陷入一股魂力包裹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見他紋絲未動,卻見畫面一個扭曲。回轉之時已然不見他蹤影,只能看到一團黝黑魂光散開魂力刺芒,有如瞬移一般閃掠而過,直直穿過花弄水青年軀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未死,卻見花弄水的蛟魂石印,以及古藤蛇椎寶物突然沒了意識,各自啪嗒一聲掉落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同漂浮在他頭頂的妖核也是黯淡無光,毫無生氣的滾落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呼出一口氣,緩緩褪去魂光刺狀態,隨手一揮便是收回法器。順便將花弄水青年寶物以及儲物袋取了過來查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之時,才是看到站立不動的花弄水青年妖人早已經兩眼翻白,全身毫無生氣存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而砰的一聲,聽聞他腦袋里頭一陣悶哼響起。七孔之中便是徐徐涌出血液,隨即倒地不起,死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斬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魂光刺”與“浮屠震靈”均是鈦金手套達到頂階級別,又添加四種銘文之后,才得誕生的頂階神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可以說是鈦金手套本命神通,其威力恐怖至極。一舉擊殺海族青年便是最好的證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浮屠震靈乃是一種兇悍的靈魂術法,一經出手必定是沖著對方靈魂掃去。所能夠造成的創傷十分之大。人體有三魂七魄之說,一旦造成一魂二魄程度的損傷,都是能夠讓對方實力大打折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弄水青年實力不弱,本身擁有筑靈后期修為。隨著露出海妖真身之后更是達到巔峰之態,半只腳都已經踏進元丹期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惜,寒草寇早已經發覺這一點。在突襲之前就已經有了計劃。于是冷不丁的接近花弄水青年,近距離的讓其吃下一擊浮屠震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其三魂中的人魂受到沖擊與損傷,這廝便是躲藏起來胡亂壓制與禁錮。卻不知“人魂”與“天沖魄”“靈慧魄”有所損傷,在本質意義上精神錯亂,法力不均,判斷遲緩的征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魂光刺”乃是以修士本體全部魂力涌出,在短時間之內形成一種爆發,一舉擊破對方靈魂海。使其三魂七魄瞬間崩潰,從而做到一擊必殺。且還帶有不見血之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弄水由于先中“浮屠震靈”術法原因,魂力已經有所波動。在距離靠近之后,才回讓“魂光刺”有機可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魂力術法修煉極難,使用起來更難。不是說使用就可以使用,它會消耗使用者的魂力。一場斗法之下使用兩三次已經是極限,事后還得服用修補魂力的丹藥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而言之,事情的發展都在寒草寇的預算之下進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時間去檢點儲物袋里的東西。寒草寇才是一個轉身過來,便是感覺到一股極度兇殺之氣在狂猛散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見那邊的“沉睡玄花之術”出現蜘蛛網裂縫。空中周圍漂浮的封印卷軸一度耗盡,頃刻間自行燃起火焰焚燒殆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條青色蛟龍虛影沖天而來,其軀體堅硬無比,一舉沖破整個粉色光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瞎子劍修得以破開封印術牢籠,渾身透漏著濤濤劍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十八柄飛劍不知去了哪里,只見那虛影蛟龍盤臥在空一動不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獨孤月手中緊握著的,乃是一把三尺之長,通體青色,其上刻有獨特古劍圖案的青色彎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草快退,他要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梟虛子與不夜君兩人,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吶喊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不知道會發生何事,腳步一動,便是使出虎躍極跳沖著一旁沖擊躲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乎是寒草寇移動軀體之時,一股劍意便是鎖定在其身上。瞎子劍修仿佛瞬移一般,直直橫跨三十丈距離一舉出現在寒草寇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色彎刀幽幽而來,就此攔腰截斷的一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頓時之間,寒草寇便是消失在眼前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個呼吸之后則是在百丈之外的地方,一路摩擦著地面滾輪出現。直到又一個百丈之外的距離才是穩住身影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站立起來,看了一眼腹部地方絲毫沒有,卻是猛然吐血一口。更是發覺背后的血無披風不知何時殆盡了所有防御之力,僅僅剩下最后一縷碎布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頭腦一陣眩暈異常。感覺到靈魂體就要脫離肉身神游外出,七魄之中的“天沖魄”與“靈慧魄”隱隱作痛,顯然是收到不小損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顧不得其它,雙手一個結印,便是召回封印權杖飛舞頭頂,開始施展一種封印靈魂的封印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僅是一劍,就將頂階級別的血無披風防御力斬破。甚至還損傷我一魂二魄魂體,這瞎子到底恐怖到什么地步。”施展封印術之后,寒草寇一度恢復正常。卻是不由得背脊一陣發涼,顯然是有些低估了獨孤月的實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寒小子,別大意。這瞎子可是名副其實的劍修。在催動劍胚之下,可進入一種劍化狀態。無論是靈識還是三魂七魄,或者靈氣之海皆是提升一個層次。將他當作真正的元丹期修士來看也是不為過。”梟虛子突然傳來急促的提醒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哪里有閑余時間與它交流,靈識全部散開中。可見幾百丈之外正有一道灰煙,仿佛如同瞬移一般嗖嗖傳遞而來。那種速度可是從未見過的快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已至此,跑路顯然是不可能的。唯有一戰才是退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僅此幾個呼吸,那灰煙已經出現在三十丈范圍之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目光如炬,神態凝聚,不敢輕敵什么。一對藍玉環先行飛出幻化出數以百計的重影,以狂風暴雨般席卷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瞎子劍修無影無形,只能依靠一縷灰煙觀察到其所在位置。這廝速度詭異莫測,嗖嗖之下完全避開玉環重影的襲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那十八柄飛劍早已經化作青色蛟龍跟隨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蛟龍口吐狂風時,無數劍氣鋪天蓋天涌出,一舉淹沒住藍玉環的重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火星碰濺的叮當聲中,藍玉環重影以壓倒性姿態破碎告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原地捏轉著法訣,兩只本體藍玉環飛空而上合二為一。一舉化成十丈巨大的光環罩住青色蛟龍于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一股藍色火光從天冒出,一度俯沖而下淹沒住青色蛟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色蛟龍體表高溫異常,無形燃起藍色火焰,不由之中狂舞軀體,仿佛疼痛異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著,青色蛟龍恍惚咆哮一聲。周圍劍氣陡然浮現,一舉沖天而上,直直洞穿藍色火光光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藍玉環識趣的沒有硬碰,化為普通模樣大小頓時飛向寒草寇體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一把三尺之長的青曉弓把捏在寒草寇手中。弓弦之上青雷閃耀,次拉流轉間凝聚出一枚奇長弓弩。隨著驟然沖出一舉沒入空中不見了蹤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極耀逐噬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寒草寇輕呼一聲,前方某處空中詭異的冒出一個丈許之大的青雷漩渦。似乎有著鎖定之色,就在灰煙移動之時不偏不倚的降臨于瞎子劍修的頭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獨孤月還想做些什么,卻是身影一輕,啪嗒一聲被青雷漩渦吸入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漩渦之中青色獸元之雷滾滾涌出,宛如雷海一般淹沒著獨孤月。噼里啪啦之下燃起不小動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瞎子劍修卻是不慌不亂,手持青色彎刀一動不動。身上劍氣凝聚一團,化作四個塊頭肥胖的劍盾圍繞在身旁。無論青色雷電如何兇猛,均是被劍盾阻擋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天空那盤臥著的青色蛟龍驟然一個碎裂,重新化為十八柄飛劍之時,又在半路重疊融合一起。甚是迅速的化為一把丈許之長的巨劍俯沖而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草寇知道憑借自己的手段是無法對抗瞎子劍修。即使法術全出,法器一擁而上,最終也不過是一一報廢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故而才這般不敢讓其接近自己,只能遠距離的將其攔截在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一個虎躍極跳的退后三十丈距離。寒草寇一舉收回所有寶物,隨即拋出三魂球,手里一陣快速結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九月慟仙記》,方便以后閱讀九月慟仙記第306章:接斬海族后的更新連載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對九月慟仙記第306章:接斬海族并對九月慟仙記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万彩票8万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