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jvdbh"></em>

      <form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vdb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俠客風云豈惜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十一章:風云變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別:武俠仙俠 作者:牛子山 本章:五十一章:風云變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孔丘被嚇的噤若寒蟬,腦袋凝固住思想,邁下大廳的出口,從海底的“低流隧道”返回地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把孔丘驅逐出監獄,來到“鎮海滘牢”的管理處,吩咐剛才侍候在大廳一旁的趙高,去查查剛才被關押的孔丘出身于何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表示~孔丘是出自于七國的正經修士,并且還是師傅你的記名弟子,只是你不記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聽聞趙高這么一說,心思一動,回答到:現在除名。立馬去聯系嬴政,把孔丘的身份,徹查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聽聞,猶豫了一下,看了眼師傅。心思略微沉重,知道師傅心里難過,把脾氣發泄在出身的高低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見剛才猶豫的時間,耽誤了師傅的吩咐。心中一突,趕緊邁步反身去出口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天帝開口說道:你和孔丘關系挺熟的啊,你和嬴政一起去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身子一頓,回頭說道: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距離天帝那次排除異己的時候,已經過了三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慣例,趙高和嬴政在整理完詳細資料和排查無誤后,會上書稟告一個大概的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距離那次事件發生的三天后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穿了件白衣,白衣著色~紋青湖波云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人看上去這件打扮,極是好看與舒服,心里也寬大為懷起來,至少嬴政與趙高是這么認為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稟告完~孔丘確實是七國修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與趙高頗有眼色的審時態度,齊齊的說:師傅有事先看,我倆先行告退,有事再吩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剛要說話,聽見倆徒弟這么一說,白了嬴政與趙高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笑從心里來的說道:孔丘也是我懷疑他出生地點與北戎之地相近,現在看來他從小名聲遠揚,周圍的“所謂朋友”都從小把他身份立位的很清楚,反倒是我冤枉了他啊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與趙高齊說:師傅沒有錯,孔丘的錯,因人而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因我而錯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不是因為我而錯,是我沒有錯。孔丘有錯,對我而言~他的行為沒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所以因此我要補償他,你們幫我看看奉祿,我還有多少余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回答:孔丘有錯。師傅僅剩滿兩個月,三個個月不到的奉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我記得還攢了些啊,這些錢是不是叫你和那群你呼喚來的修士,跑到南方大陸捉孔丘霍霍光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:師傅慚愧,我在抓回孔丘后,見和我一同來往的修士,在路上枯燥了近大半年,心里覺得應該多給些錢用來補償心情的虧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的整個聲音都變了,打趣道:心情的虧耗,這得補償多少的虧耗啊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嚴肅正經道:師傅滿七年的奉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無力的感覺心里沉重,似乎帶有好奇的詢問道:你帶了幾個高端修士出去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:六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埋怨說:這次怪我啊,因為懷疑,這件事只能按私人方式聯系你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想了想,又說:得虧我還是個有身份的人,還能命令幾個人遣喚。要是這次因為這件事,沒錢了,怎么出去游玩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想說自己有錢,知道師傅的脾氣性格,猶豫沒說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想了下財產的不足,說道:奉祿就先別給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說完這句話,又沉吟了。實在沒辦法,就說道:我的寶庫里還有不少值錢的東西,找幾件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聽完一愣,說道:那都是時珍師弟送給師傅的禮物心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剛才那份心意已經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一愣,才反應過來,師傅對徒弟的芥蒂有所釋懷。連連說道:這就去寶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見嬴政和師傅有事先忙了,自己悄悄的溜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高走時,天帝特意瞅了眼趙高,似乎笑了笑,故意讓他離開壓抑的氣氛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臨走前想著師傅寶庫里的東西,自己大多都玩過看過。沉思片刻,還是覺得孔丘太會找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哎!~趙高嘆了口氣,埋怨的時候還想著朋友,決定去孔丘家里看看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嬴政和師傅一起來到寶庫中央,見到琳瑯滿目的各種物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的事物,不自覺的勾起了嬴政對師傅的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嬴政知道師傅是因為他的存在,類似于平衡的左右軸。因為師傅存在的太久遠,要是師傅他存錢或者花錢,必定影響世界的物價和金錢的流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師傅的錢,他自己有數的給自己定制奉祿。一但出現意外狀況,經常斷流資金。也怪花錢的時候,師傅太奢侈,哎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師傅的奢侈,嬴政是搞不懂。嘿嘿,嬴政跟在師傅后面仔細觀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逐漸發現,師傅對倉庫的寶貝,幾乎瞄一眼就匆匆而過,目前沒上心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也自己尋了幾件物品,在手里把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閑來索事無聊,嬴政才會打趣的玩能著這些死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聊持續蔓延,嬴政才想起來趙高以前天天來寶庫借寶游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了想自己的偏見,有些暗道自己迂腐。嬴政暗嘆:早知道以前天天來玩了,師傅或許還能開心些。師傅就是偏見我們的拘謹,這倒好,反倒自己成了個外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此時嬴政感慨的階段,天帝忽然駐足在一個石頭和一幅畫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好奇的嬴政,忽然見師傅說道:這是齊白石的畫,石頭是我放的,你來看看畫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知道是師傅對自己說的,有些好奇師傅為什么忽然開口說話,楞然的嬴政還是迅速調整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才在那個空虛的腦海世界,享受著無音無聲的寂靜。忽然聽見師傅叫他,嬴政說:嗯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了齊白石的畫,嬴政評價道:有些假,虛偽的意義很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如果論價值,這個世界的任何事物,都是極端不可思議的存在。要是我在枯燥無有的無間世界,我都會覺得是無價之寶,都太神奇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磚頭比畫好看,有種鮮活靈動的感覺。畫出來的物品,少了真品的感覺。越是畫的虛偽和假,反倒越珍貴,越彌足意義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:那是一種意境,畫作承載著天地之理,還是修士的精神擬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虛偽的意境,畫作之巔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繼續說道:我曾經隨手也畫過一個形狀,齊白石說我是修士的頂端,隨手之間帶有某種意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不解師傅的畫中道意,有些稀罕之際的心情,拿起那三副齊白石畫作的其中一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:仔細看,可能修士畫的東西,不自覺間暗含天地之間的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說道:沒看出來,只看出來其中畫的東西,虛偽之極,不像真的東西。和旁邊那塊磚頭比較,有種虛偽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:畫作給我一種特殊的感覺,和真物品,至極相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解釋道:正是因為虛偽的意境,才顯得畫作意義悠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索然不解,還是強顏歡笑道:這就好比師傅歧視時珍師弟的道理一樣,看不起復刻天地之理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~天帝一笑,感慨萬千說道:論孝順,時珍最孝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到最孝順,天帝腦海里忽然閃現趙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莫名其妙的笑道:最不爭氣的就是時珍了,天天學習些思想的表面。這些都知道的事物,學來有何用?不如創作些詩歌,流傳下來讓人佩服意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聽聞詩歌之類的文章話,憨憨的笑道:時珍和我都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帝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嬴政,繼續整理著寶庫里的其他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著天帝說道:這些東西都不想賣,時珍的東西先留著吧,買來都是情,不是物品能衡量的本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完,天帝便在寶庫里抽取一疊堆積深厚的宣紙,從抽屜里面拿出筆與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鋪好紙的平面,對稱好位置,天帝起筆寫下“錢”字,然后拿給嬴政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不解其意,然后便聽到師傅說:拿起賣錢,去找士族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拿著紙,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什么情況。天帝見此,以為不夠,于是又畫了一個“財”字,拿給嬴政,交代他換錢的時候,提起他的名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后的故事~嬴政拿著“錢財”二字,去士族中當錢花,沒有提及師傅的名諱,以及和師傅哪怕有半毛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為什么?或許只有嬴政心里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份師傅指責他的聲音,化作悲傷的無助,流盡到了風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師傅的錯,就是不該賤賣物品。我們有我們的執念,至少我還懂得珍惜過往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把師傅寫的二字,親手毀了,化作灰燼,掩埋在了火焰的波濤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嬴政轉身離開火焰山,去向了天庭的認錯途中。嬴政或許沒想過有一天,讓錯會如此釋然與爽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后來,嬴政要了齊白石的那三幅畫作。而天帝卻把那塊磚頭毀了,沒有懲罰嬴政。自己難受的站了一天,面壁思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變幻的世間,變化著太多離奇的事物。而嬴政所作的“錢財”二字,一直在士族里廣為流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俠客風云豈惜哉》,方便以后閱讀俠客風云豈惜哉五十一章:風云變色后的更新連載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對俠客風云豈惜哉五十一章:風云變色并對俠客風云豈惜哉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万彩票8万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