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jvdbh"></em>

      <form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vdb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唐第一全能紈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96章 刺客,重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別:穿越架空 作者:樣樣稀松 本章:第296章 刺客,重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正倫離開時,腦袋還是昏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酒精的作用是其一,更多的則是對徐齊霖如此痛快地讓出官職。難道是因為年紀還小,貪玩怕累,這么樂意地讓自己分擔,或者說是分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這也印證了他的猜測。對于自己的任命,徐齊霖確實有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朝廷的允許,一個刺史任命另一個刺史,盡管是暫署,也沒有這樣的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杜正倫認為徐齊霖手中應該有陛下的諭旨,拿不拿出來,就看自己是否能令徐齊霖感到滿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已經得到了暫署刺史的名頭,想必徐齊霖便會上奏朝廷,下達正式任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徐齊霖所說的話,杜正倫也記得清楚。不說是蕭規曹隨吧,肅州現在的經營方略,徐齊霖不希望有大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正倫也不傻,肅州今年的政績已經確定,那是徐齊霖的功勞。如果明年不能超過,他這個刺史怎么跟朝廷交代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憑現在李二陛下對自己的印象,找到由頭,估計還得收拾一把。唉,誰讓自己給陛下和太子之間,增加了猜忌與隔閡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家一門三秀才,自己在陛下尚是秦王時便被招納,進入秦王府文學館。之后歷任兵部員外郎、給事中、中書侍郎、太子左庶子,封南陽縣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一朝犯錯,卻還不如一個少年。人家才是圣眷正隆,前途無量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重地嘆了口氣,杜正倫又回頭望了一眼驛舍,苦笑著搖搖頭,轉身緩緩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沒想那么多,好好休息了一夜。第二天便邀請了杜正倫,一同向酒泉,也就是肅州治所進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是李二陛下的授權,可諭旨不是正式的,徐齊霖也不好拿出來。帶上杜正倫,到了酒泉招集官吏交代一番,肅州治權便交給了杜正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上就是秋收,這可是大事,有得杜正倫忙的,徐齊霖倒是卸下了一個擔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酒泉沒有多做停留,徐齊霖便趕回甘州。三天之后的黃昏,他已經看到了張掖的城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又回來啦!”房二倒是先發出了感慨,不知道抽的什么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有些好笑地看了這粗坯一眼,心說:要是加上幾個字,比如“我胡漢三又回來啦”,那才帶感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阿郎,小的先去府中通報。”興奮的不止房二,跟隨徐齊霖外出數月的下人都露出激動之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去吧!”徐齊霖點點頭,笑著擺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了允許,一下子沖出兩個下人,縱馬奔向城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二嘿嘿一笑,說道:“看這兩個家伙急得。說實話,某還挺想你府上的兩個小丫頭的。這回還要跟她們打上幾天,倒要把以前輸的全贏回來,方顯得某有長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笑著撇嘴,心道:咋輸的都不知道,還想著贏回來?阿佳妮那鬼丫頭,不知又想出什么道道兒,管飽你丫的輸個精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行人進了城門,沿著街道向府宅而去。數月不見,行人又增加了不少。城內也有宅院起樓裝修,顯是發了財,或是有大商賈、大家族前來經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嗯,賣地又能得不少錢啊。徐齊霖看到這般景象,也不由得生出傲嬌之感。塞上江南,老子兩年就搞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離著府門還有段距離,徐齊霖便看見亮起大燈籠,臺階上兩個熟悉的身影在向這邊張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來了,來啦!那不就是阿郎。”再走近一些,便聽到兩個丫頭的大呼小叫,看到她倆蹦跳著跑過來,一副喜不自勝、歡呼雀躍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哈哈一笑,翻身下馬,迎上去就是一個熊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阿郎,你可回來了。”斯嘉麗緊緊抱著徐齊霖,把臉貼在阿郎胸前蹭了又蹭,“想死奴家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佳妮只能繞到背后,抱著徐齊霖,用腦袋連著頂了好幾下,“我也想你,想得都,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想得都快想不起來啦!”徐齊霖打著趣,拍拍斯嘉麗的后背,等她松開,便伸手把阿佳妮摟過來,一邊一個,笑著往府里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二也跳下馬,笑著叫道:“喂,光顧著左擁右抱,也不給某家留一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翻了翻眼睛,連頭也沒回,只是側臉對阿佳妮說道:“再跟你打麻將,給我把他贏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佳妮眼睛一亮,隨即笑了起來,象個狡滑的小狐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到府中,便看見阿珂也在甬路旁等候,聽到徐齊霖的聲音,便躬身施禮,“奴家見過徐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這才放開兩個丫頭,上前一步,笑著說道:“免了,免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斯嘉麗過去挽著阿珂的手臂,說道:“要是沒有阿珂陪著,奴家和阿佳妮都要悶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笑道:“那某可要多謝阿珂姑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徐郎客氣了。”阿珂微笑著說道:“奴家長住徐府,管吃管住,才真的要感謝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謝來謝去的麻煩。”房二從后面大步走來,大嗓門也不知道壓著點,“快準備熱水,準備酒飯,某洗浴過后,便要痛飲猛吃。這在外面久了,最想得還是這里的吃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嘿然一笑,說道:“走哇,咱們進里面再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已半深,院子里依舊燈火通明。酒味菜香飄在空中,房二的大嗓門不時響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俊哥真的殺人了?”阿佳妮不太相信,把征詢的目光投向徐齊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點了點頭,說道:“他倒不是吹噓,當時蒙頭向上沖,某也沒攔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停頓了一下,他又接著說道:“魯達也得了軍功,留在王方翼手下聽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魯達,不錯。”房二的舌頭都有些大了,瞪著眼睛說道:“他是跟在某的身旁,也砍翻了兩個高昌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斯嘉麗露出異樣的神情,說道:“打打殺殺的,好沒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笑了笑,說道:“俊哥,在丫頭們面前,就少說點殺人砍人的事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哦,哦,房二有點遲鈍的眨著眼睛,嘟囔道:“對哈,你們是女娃,聽了這些,會害怕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他晃著頭起身,說道:“某去方便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二剛走,徐齊霖便笑著對眾女說道:“光吃喝,沒音樂,好沒意思。待某高歌一曲,權作歡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啊,好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斯嘉麗和阿佳妮歡叫著,阿珂則很期待地讓丫環拿過琵琶,把椅子搬到院中。準備給徐齊霖伴奏,也想著又能學到新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舒展了下筋骨,好象要練上一趟似的。然后笑著走到阿珂身旁,說道:“這個曲子比較舒緩,依你的聰慧和技藝,聽某唱過一遍,差不多就能彈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珂笑了笑,大眼睛望向發聲的方位,說道:“奴家愚笨得很,若是學不會,還要徐郎多唱幾遍才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哈哈一笑,清了清嗓子,開口唱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素胚勾勒出青花,筆鋒濃轉淡;瓶身描繪的牡丹,一如你初妝;冉冉檀香透過窗,心事我了然;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柔情又帶著幾分婉轉含蓄的歌聲飄蕩在院中,仿佛一幅煙雨朦朧的水墨山水畫呈現在眾人眼中,又好象一條流淌的山泉溪澗,蜿蜒回環淙淙作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青色等等煙雨,而我在等你;炊煙裊裊升起,隔江千萬里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珂眼現朦朧,嘴唇無聲地翕張,在默默地跟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人?”隔著院墻,房二的一聲狼嚎打破了歌聲的悠揚,以及場中眾人的寂靜聆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吃了一驚,趕忙轉身去看。阿珂也受了驚嚇,大眼睛眨了一下,猛地站起身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嘣!弓弦響處,一支黑色的弩箭從院墻上疾飛而至,正射在阿珂的左肩。如果不是她突然起身,這箭便要扎進徐齊霖的胸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刺客——”房二也聽見了弓弦響,立刻大叫,“抓刺客,抓刺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也看到了院墻上的一個黑影躥身而逃,看身形很是瘦小,動作卻敏捷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也想去追,但阿珂卻痛叫著在他的面前軟倒。他趕忙上前一把抱住,大聲呼喚著下人來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宅院內亂了起來,家丁護院呼喝喊叫,舉著火把燈籠追趕包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二是最先發現的,也跟得最緊,大呼大叫地給家丁護院也提供了范圍和方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管不了刺客,此時已經和下人把阿珂抬進屋內。按照他的目測,弩箭射中的部位不致命,應該是沒有生命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阿珂的反應卻讓他大吃一驚,不叫不響,好象昏厥了一般。而且,臉上浮現出黑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里的一些急救之物還是備著的,徐齊霖也算是半個蒙古大夫。剪開阿珂的衣服,露出傷口,徐齊霖不禁倒吸了口冷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傷口處發黑發紫,明顯是毒箭無疑。這種情況,立時讓徐齊霖束手無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阿珂快沒氣兒了。”阿佳妮的話雖不中聽,可她眼淚盈盈,卻是焦急中不知說什么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咬了咬牙,用力把弩箭拔下。因為淬了毒,刺客便以為中則即死,也沒麻煩地用什么倒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力地擠壓傷口,徐齊霖想把毒素擠出來。但看效果不佳,心一橫,伸嘴過去用力吸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噗!一口污血吐在地上,徐齊霖拿過急救箱里消毒的高度酒,漱了漱口,繼續吸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用的!”裊裊的聲音在耳旁響起,讓徐齊霖頓時停下了動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真的想救她,就讓別人都出去,我教你辦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,小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緩緩眨了下眼睛,看了看幾近沒有了呼吸的阿珂,猛然起身,大聲道:“你們先出去,我要給阿珂治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阿郎,奴家給你打下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阿郎,我也留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強笑了一下,伸手輕輕推著,“都出去,聽話,我會把阿珂治好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下人和一步三回頭的兩個丫頭趕出房門,徐齊霖關門上閂,轉身走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燭光輕輕搖晃了兩下,小夜和大雅現身而出。大雅還瞪著眼睛,對小夜斥道:“你想好了,等了那么久,就重生到這個盲女身上?還是個賣唱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我喜歡聽阿珂彈琴唱歌呀!”小夜眨著大眼睛,笑嘻嘻地對阿姐說道:“再說,我附到她身上,她就能看見了。什么也看不到,全是黑乎乎的,很可憐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——”大雅氣得跺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哎,哎!”徐齊霖手探著阿珂的鼻息,焦急道:“先別吵,快告訴我怎么救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夜邁著小腳不緊不慢地走過來,說道:“你不用著急,聽我慢慢給你說,你再作決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不著急呢,這人都快沒呼息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放心,就是要等她死,才能救她。”小夜象個小大人兒似的拍拍徐齊霖的腿,她只能夠著這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皺起了眉頭,其實他剛才聽姐妹的對話,也猜出了點端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生,附身?那活過來的軀體到底是小夜,還是阿珂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,在小夜的講述中,徐齊霖全明白了。其實,這也是大雅和小夜一直跟著他,并且愿意在拘魂令中滋養的緣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想附身,魂魄就要有很大的力量,要足夠強壯,才能重新驅動身體。而且,鬼魂是不完全的,還需要覺魂,才算基本完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小夜附身之后,主魂是她的,覺魂則是原主的,也就是阿珂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操作,必須有徐齊霖配合,用拘魂令把原主的覺魂召回,再加主魂一起,送入原主的體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徐齊霖發現了其中的一個漏洞,不由得開口說道:“阿珂算是橫死,她的主魂應該是游蕩的,而不是被地府收去。我把主魂和覺魂都拘來,再送回去不就行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猜你就會這樣想。”大雅一臉不樂意地走過來,往椅子里一靠,說道:“以為小夜是急著要占人身體,不肯讓原主復活是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齊霖眨了下眼睛,反問道:“難道不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夜吐了下舌頭,說道:“人死之后,靈魂離體,想要再回去,就需要比原來更大的,那個,力氣。要不是有你的拘魂令滋養,我和阿姐到現在也不能附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點明白了,這個道理也說得通。你想啊,要是靈魂能隨便附體,那些死人的靈魂再鉆回去,不就又復活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死了!”大雅抬手一指,淡淡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大唐第一全能紈绔》,方便以后閱讀大唐第一全能紈绔第296章 刺客,重生后的更新連載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對大唐第一全能紈绔第296章 刺客,重生并對大唐第一全能紈绔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万彩票8万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