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jvdbh"></em>

      <form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vdb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草莽年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千零五十章 企業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北海一島 本章:第一千零五十章 企業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并非每個人都有老彭這樣的豁達,接下來李亞東同樣對幾個人說了“從基層做起”的話,但無一例外,全被回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確實感覺受到了侮辱,怒氣沖沖地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,李亞東就沒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感覺如果將機會給到那些以前酒廠的基層員工,他們必定會欣喜若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對于李亞東來說,這兩種人并沒有任何區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他心狠,如果搞定了靈溪酒廠的一萬名老職工,就能平息這場席卷整個中國的下崗潮,將他們全部返聘又有何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他心里很清楚,這根本不是憑一己之力能改變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如此,他能做的,便是將機會留給更需要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剛才走的那幾個,顯然不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一個人連飯都吃不起的時候,他是沒資格挑三揀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此過程中,他同樣要考慮企業的合理經營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他可以毫不避諱地講,他要賺錢,他終究是生意人,盈利是主要目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一個很淺顯的道理,如果來者不拒、見人就招,導致企業經營不善,他又幫得了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返聘的人,遲早還要下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即便讓人感覺尖酸刻薄、冷酷無情,有些原則李亞東依然不會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2人,走了17個,剩下35個,其中11人被成功返聘,還有24人暫時待定,李亞東打算后面交給胡生彪來定奪,因為工廠的組織架構基本由他來搭建,未來的總經理也是他,他如果感覺需要,那就留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李亞東這邊,他自己無法在這邊久待,但已經做好安排,蔣騰飛和小猛會乘今天的飛機過來,大概天黑之前就能趕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蔣騰飛是過來協商合作的,未來酒廠的第一批銷路,就由貿易公司幫忙拓展,而小猛,則是趕過來就任副總經理一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猛這幾年的表現李亞東一直看在眼里,貿易公司能有今時今日的規模,作為市場開發部經理的他,當居頭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實事求是地講,他現在的能力應該猶在蔣騰飛之上,而且重中之重的是……他不亂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蔣騰飛如果能把那些時間花費在工作上,自然會強他一籌,但他并沒有,所以現在頂多對半分,甚至不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李亞東覺得應該給小猛一個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只是副總經理,但胡老大這種人,怎么會真正管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妥妥的酒廠一把手無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或許大家會認為我的返聘方式有些草率,這一點我不否認。不過在我看來,即便花上幾天時間一個個的面談過去,成效也不見得就會比現在好多少,正所謂路遙知馬力,是騾子是馬在日后的工作中方能見分曉,好的就進一步提拔,差的……自然也會被降職,甚至辭退,我現在給你們只是一個機會。當然,有些人他并不怎么想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亞東這么一解釋后,現場眾人紛紛點頭,都看出來這位大老板雖然年紀不大,但確實有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做事雷厲風行、果斷異常,卻不魯莽,心里早就有自己的打算,不愧是干大事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場最開心的莫過于胡生彪了,全程笑呵呵,就感覺找李亞東合伙做生意簡直太安逸了,能力強到令人發指,那還有他什么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不讓他去找兒子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們的具體崗位胡總后面會敲定,暫時不會跟以往變動太大,但過段時間之后,肯定會有一定程度上的調整,我實事求是地講,以往老國企的那套管理方式,現在已經不太適用,你們如果有心的話,就當懂得與時俱進、思進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很不想承認李亞東的這套觀點,但在座眾人還是下意識地點了頭,并非做樣子,而是在酒廠倒閉之后其實他們每個人都思考過原因,或許……他們引以為豪的某些東西,確實脫離了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再談談中層以下干部,以及基層員工的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亞東這么一說后,現場眾人頓時打起精神,紛紛豎起耳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才是大頭,他們才幾個毛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酒廠原本有將近一萬名員工,但我不要這么多,我只要7000人,不是裁剪,而是因為我估算過,有這么多人大概就夠了,即便不夠也沒關系,可以再進行第二次招聘,另外酒廠也需要注入一些新鮮血脈,譬如應屆高等院校學生,他們會為酒廠帶來新的活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7000人?”眾人一聽這個數字后,皆是眼前一亮,這可比他們想象的要返聘的人多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年頭南方根本不缺工人,全國各地的人都朝這邊涌,偌大的一家酒廠,只要廣告打出去,招滿人也就是分分鐘的問題,他們原以為酒廠變更為私有后,老板為了省錢,應該會大規模的招收新員工,實在沒想到竟愿意一次性返聘這么多工廠舊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會不會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忍不住地問,“那李董,我能冒昧地問一句嗎,這返聘的7000人,他們之前的社保和養老保險這些,還給交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人算是道出了大家的共同心思,紛紛側耳聆聽,因為這事跟他們也息息相關,很簡單的道理——如果工人的都交了,那他們的自然也不會落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說各位,做人要懂得適合而止呀!”這時,何樹清板著臉說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到現在都擔心這筆買賣搞飄了,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將這位李董引入鎮上所代表的含義,而眼下畢竟……連合同都沒簽,訂金也沒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甚至都不好主動去提,只能按照人家的方式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平心而論,這些以前國企的福利待遇,人家私人老板就算全盤否決,也沒人好說三道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下這年頭,有份工作,又是在以前的老廠,已經不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何樹清此言一出后,在場眾人皆是老臉一紅,也確實感覺有些得寸進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那些保險即便工廠不交,他們還是要繼續交的,因為如同他們這些人,已經交完大頭,沒剩幾年就能領取福利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當然要交,為什么不交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亞東這隨口的一句話,卻使得在場眾人呼吸都加重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么輕描淡寫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甚至以為他在開玩笑,很想追問一句“確定嗎”,不過有何樹清一句教訓在前,又實在不好開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其實吧……他也無需開口,因為李亞東的話還沒說完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是那種會在員工身上摳利潤的老板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,他不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資本家的行為,而他自認是一位貨真價實的企業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生意經中一直有句話——做一個能讓員工賺錢的老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句話看似簡單,卻有大道理,因為如果員工能賺錢,那就說明企業效益好,他,自然也能賺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講真,他真的沒有像某些老板那樣,產生過員工工資太高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甚至有些注定干不成大事的老板,不給員工漲工資也就算了,反而降工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這種行為……豈不等于自掘墳墓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看他集團旗下幾名老總的工資就知道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家英,年薪500萬港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500萬,持平年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詩涵,年薪600萬港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620萬,超過年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杰克,年薪500萬港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47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德平,年薪550萬港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50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他是例外,他曾經賣·身給李亞東,但現在還是給他發了薪資和獎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春喜,年薪300萬人民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18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蔣騰飛,年薪480萬人民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……0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他去年的年終獎被李亞東扣光了,因為什么他清楚,反正屁都沒敢放,果然今年工作就上心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磊,年薪600萬人民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60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云富,年薪880萬人民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80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勝利哥,年薪1200萬人民幣,外加年終獎,去年已至90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這么幾個人,李亞東每年要支付過億的工資,但他有覺得幾人工資太高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未有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他,因為這幾人每年要幫他賺取至少100億人民幣的收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草莽年代》,方便以后閱讀草莽年代第一千零五十章 企業家后的更新連載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對草莽年代第一千零五十章 企業家并對草莽年代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万彩票8万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