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jvdbh"></em>

      <form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nobr id="jvdbh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vdb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生當學神,又又又考第一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486章 怎么這么記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別:其他類型 作者:青湖醉 本章:第486章 怎么這么記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總覺得江承好像怪怪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江暮野已經多次跟我表示感謝,我也接受了,吃飯就不必了吧。”云喬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眨了一下眼睛,“口頭感謝沒有誠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抽了抽嘴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叫做口頭感謝沒有誠意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感受到他的誠意,并且接受了。”云喬認真地說,“不必刻意放在心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言一出,江承盯著她看了一會兒,才輕輕地笑道:“救命之恩都不必放在心上,你可真大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總覺得哪里不對,但又不知道哪兒不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哦對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忽然想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Shine大秀,也邀請了蕭婕歌這位娛樂圈大紅人的,后面的酒會才是重頭戲,蕭婕歌肯定參加了酒會的,那江承肯定也會陪在蕭婕歌的身邊參加酒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江承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?蕭婕歌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么晚了,江先生應該回去休息了吧?酒店應該都訂好了吧。”云喬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搖頭,“我在這兒等顧庭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皺眉,看向了宋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伯小聲說,“庭哥兒好像不太想見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想了想,“那如果顧庭爵一晚上都不回來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肯定回來。”江承微笑著看她,“倒是云小姐,怎么要住在這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你就管不著了吧。”云喬淡淡地說,又伸手擼了曲奇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勾唇,“曲奇很聽你的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行吧,我是它的飼養員。”云喬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現在面對江承的時候,已經沒有剛開始的那份緊張和憤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前的憤怒,是憤怒于江承的背叛,但其實仔細算來,江承的背叛……原本也是她縱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要毀掉蓬萊島,故而明知江承和顧庭爵都是懷有各自的目的,她也放任不管,甚至……甚至會暗中給他們開方便之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唯一憤怒的,大概就是江承對她的那些花言巧語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只存在于語言中的愛和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看來,挺可笑的,那個時候的云萊也挺可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就算當初的江承,愿意留下來陪她,愿意跟她共赴生死,她也不會允許的,她會想方設法把他推開、推走,就像是后來對顧庭爵的那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不要他們給她陪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區別只在于,江承是主動走的,顧庭爵是被她算計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說女孩子的心,有時候就是這么矛盾,一邊想要人走,一邊又不想人主動走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想就很好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看來,尤其好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的目光在她臉上停留了一秒,就落在了那只白虎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勾了勾唇,“這只老虎,可沒那么聽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重新看向云喬,“想當它的飼養員,可沒那么容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嗎?”云喬的手還放在曲奇腦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即便是有她的安撫,曲奇面對江承時,還是很躁動,好像很不爽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其實是我把它從老家帶出來,帶到堅果國的,原本它也應該跟著我。是顧庭爵那個不要臉的東西,硬生生追過去,把它搶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說著,就冷笑起來,“這只吃里扒外的蠢虎,居然反咬我一口,屁顛屁顛跟著顧庭爵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眨了一下眼睛,“是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然呢!”江承臉色陰沉,“帶一只世界一級保護動物去堅果國,我費了多少心力!終于搞定,還被顧庭爵撿了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忽然有點想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很不爽地說:“更可氣的是,這只蠢虎吃里扒外,對我這真正的救命恩人視而不見,對顧庭爵那個撿漏的,反而黏黏糊糊。否則……否則顧庭爵休想把它從我哪兒騙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騙走?”云喬瞪大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然呢?”江承冷笑,“不然我辛辛苦苦帶到堅果國的老虎,會白白送給他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沉默了一下,“曲奇愿意跟顧庭爵走,不愿意留下來跟你在一起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能有什么原因!”江承氣得不輕,“顧庭爵天天在它面前說我壞話,蠢虎小時候調皮搗蛋,我教訓了它幾次,它就記仇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說得好像老虎能聽懂人話一樣。”云喬撇嘴,“顧庭爵說你壞話,老虎就信了?還不是你欺負它了,被它記住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哪個小屁孩不挨打?不聽話的老虎不能教訓?它闖了小禍的時候不教訓,非要等它闖了不可挽回的大禍再去教訓?晚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咬唇,表情有些糾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奇闖過禍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像……有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奇小時候太淘氣了,性格活潑好動,再加上有她這個身為島主的主人,曲奇到哪兒都是橫著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算是闖禍了,也沒人敢動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它那時候還小啊,你要是小小地教訓一下也沒什么,能被它這么記恨,你肯定是挾私報復了!”云喬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真是被氣笑了,“我挾私報復?我就拿拖鞋抽了它幾下!它這皮糙肉厚的,連疼都不知道的好不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拖鞋抽幾下,以曲奇的皮厚程度,估計還真不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疼是不疼,但有侮辱性啊!虎子也是有尊嚴的!你當眾打人家,人家自尊心受挫了!”云喬睜眼說瞎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盯著她看了幾秒鐘,揉了揉眉心,“你以后千萬別養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為什么?我本來就不喜歡養狗。”云喬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曲奇這個粘人精就夠了,還養狗?她閑得慌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承冷笑:“你要是養狗了,肯定是出門遛狗不栓繩,還縱容蠢狗到處亂咬的不負責任的主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江承這樣子,怨氣好像很大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忍不住低頭看曲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吼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奇又吼了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忍不住揉了揉眉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像似乎也許大概……從前曲奇就不太喜歡江承,平日里顧天樞照顧曲奇的時間更多,曲奇也更依賴顧天樞,對江承一直都沒好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甚至有時候江承過來找她,曲奇還會故意攔住他,故意追他,把他趕走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老虎不會說話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喬想問問曲奇,究竟是不是江承欺負過它,讓它這么記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是單純的氣場不和,看江承不順眼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重生當學神,又又又考第一了!》,方便以后閱讀重生當學神,又又又考第一了!第486章 怎么這么記仇后的更新連載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對重生當學神,又又又考第一了!第486章 怎么這么記仇并對重生當學神,又又又考第一了!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万彩票8万彩票app